Main Menu
使命感和管理新典范:Larry Fink致CEO年度信函中的公司治理动向

近年来,围绕“所谓的积极投资者(activist investors)对公司、利益相关者和整体经济是否有利”展开的辩论始终就没有停止过。

这场辩论的背后,对短期主义、价值提取和信息隔离制度不可避免的指责,是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关于上市公司在我们经济和社会中的角色定位更为广泛,不可能仅适用于任何一家公司或任何一位股东。如果公司不是为了一个特定的(特别直接的)股东的狭隘利益而运作,那么他们为谁的利益运作呢?谁是企业创造财富的受益者?

最近,世界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Blackrock Inc.)首席执行官Larry FinkCEO们发布了一封年度信函。在这封题为“使命感”的信中,Fink先生将笔锋转向了一个曾被认为与创造“股东价值”抵触的主题:社会使命。而且,在评估每个特定公司的目的时,他敦促读者考虑一些在过去十年中参与加拿大公司治理的人熟悉的事情:广泛利益相关者的利益。Fink告诉他的读者:“公众对公司的期望从未如此之大。社会要求公共和私人公司为社会使命服务。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公司不仅要提供财务业绩,还要展示它如何为社会做出积极贡献。公司必须让所有利益相关者受益,其中包括股东、员工、客户以及他们所在的社区。

这个说法几乎代表了对一种文化的颠覆,至少自1970年代以来,这种文化认为“企业的业务就是企业(business of business isbusiness)”。Fink先生所在的企业负责管理其他人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在努力管理和扩大资金时,他暗指需要考虑更多与传统意义上的“企业社会责任”存在微妙差别的因素。他的建议基于他对商业的深刻理解,业务如何形成和安置到企业中,他们如何创造和维持价值,以及我们的上市公司最终达成什么目的。在这种理解中,一种日渐高涨的运动已对“股东价值”崇拜作出了反应,并对企业的过往形象构想或重新构想,将公司视为我们身处的错综复杂的政治和经济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一推动公司治理的新模式依赖于强有力的公司治理原则,包括长期战略规划,以及高管和董事与股东的接触,认识到每个公司的业务发展都是为了满足特定的社会需求,或者希望从长远来看,如果能够实现这些社会需求,将为每一个在企业中持有“利益”的群体创造价值。这一模式还认识到,未能考虑这些利益相关者群体可能产生长期的后果,损害公司的价值,包括为股东创造的价值。忽略像股东、债权人、客户和员工这样的直接利益相关者可能会产生明显的负面短期影响。忽略间接利益相关者,例如被信贷局收集信用数据的借款人,从铁路或工厂下游的城镇居民,或者被社交媒体平台上虚假新闻故事误导的公民,也可能对长期价值产生损害。

长期规划需要对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进行广泛的评估,因为一个良好构架的战略计划将考虑到影响许多利益相关者群体的社会、文化和经济趋势以及对其中任何一个群体产生负面影响的风险。正如Fink先生所说:“长期战略声明对于理解公司的行动和政策,为潜在挑战和短期决策做好准备。公司战略必须阐明实现财务业绩的途径。然而,为了维持业绩,您还必须了解您的业务对社会的影响以及广泛的、结构性的趋势对公司增长潜力的影响,包括工资缓慢增长、自动化程度提高、气候变化等等。“

换句话说,公司的领导层,包括其管理团队和董事会的每个成员,都应该协调和关注业务长期成功的各个方面,将对所有直接和间接利益相关者的影响考虑其中。在加拿大,公司法要求考虑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作为受托责任的一部分;董事会和管理团队应该高瞻远瞩,通过合作实现最佳结果,这也是主要投资者、监管机构、立法机构和学术界为每个董事会提供各种多样性的呼吁的关键原因。

那么,谁是企业创造财富的受益者呢?如果参考Fink先生的建议和行动,那么答案就是每个人。根据公司法,股东是一群特别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因为他们享有一系列他人无权享受的权利和赔偿。但是,如果公司长期实现其业务目标,股东只能享受到财务回报。.John Stuart Mill曾写道:“那些人只是开心......他们的思想固定在某种对象上,而不是自己的幸福......因而当目标定格在一些别的事务上时,他们才由此找到幸福。”就像幸福一样,股东的价值不应该仅仅作为价值被寻求,它是一个治理良好的企业的副产品,始于一种使命感,并以这种使命感而持续。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Chat Ortved或我们的公司治理公司金融和证券业务组的成员。

关于我们

逻盛的新闻中心,针对一系列对于希望在加拿大开展业务的中国客户以及希望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加拿大公司来说很有意义的主题,提供最新信息,文章涉及公司商法、企业税法、并购、公司治理、房地产、项目开发、劳动和就业、养老金和雇员福利以及商业诉讼等内容.

编辑

作者

主题

最近的帖子

归档日期

文章

Back to Page